浮云一别

一个窝,摸摸鱼,写点给自己的东西

做了一个梦,记一些我记得的片段

一  在聚会,我坐在一个滑滑梯的上梯口,一个男生在下面抛了一个足球上来,我没接,它滑下去砸到了那个男生的脸;接着他又抛了一次,球到了我脚踝,我又装
作没看见,球再次滑下去砸到了他,他捂着脸仿佛伤得
很痛。 这时另一个男生用力把球一拍,球迅速弹了起来飞向我,我伸手去挡,它当即重重地撞到了我的手上和下巴。这时那个男生朝我大吼“你有完没完!少到这里来撒娇!”之类的话,我心虚了,退缩着不知道该说什么。        这时我的狗来了,它用没有眼白的小眼睛盯着我,跟我说道:“你就是这样的,你不记得了吗,你第一次玩我的耳朵,我的样子还很乖巧,第二次也是,是你非要逼我露出凶样”(说着它露出牙齿作势要咬我的手)   我下意识为自己辩护,说你是我的狗,我当然可以玩你,这是两码事……


二   我们参加一个外国人举报参加的一个聚众赌博顺便吸点毒的聚会,走了之后他怕我们泄密,要求做一个测试。我在家的时候他打电话给我问我为什么没去,他问“can u understand English?”我回答是的,并说等一下,把房间门磕磕绊绊地关上,不想给我妈知道。

三  坐汽车去卖垃圾,汽车有一个奇怪的轨道,是几乎竖直的,我的心脏因此很难受。回去做一个阴暗的地铁,挤上去后我妈突然跟司机聊天。

还有梦到我的同学,她在梦里更加让我感到亲切,到现在我对这个梦只觉得难过,也是睡久了……

评论

热度(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