浮云一别

一个窝,摸摸鱼,写点给自己的东西

做了一个从某种意义上都很可怕的梦……
 

  准备和一个很久没见面的好基友[女]一起出去旅游,我说我们可以拍一套[婚纱]照,虽然这么说但我的本意只是打扮得精致点穿上比较高端的衣服拍下留念照。
  然后基友快乐地同意了,并表示她来准备
  然后,我收到基友电话叫我去某个地方,她已经联系好人了。去了一个发现那是一个空旷的大场地,里面很多木头板之类的材料(可能更像工地),还有一个工人模样的大叔穿着背心抽烟锯木头,而且他是我基友的网友。
  基友跟我说联系好了教父,马上就到了。然后我还在想基友的朋友怎么是这样的人太不靠谱,之后突然有点方,教父,我是要和基友完成一整套婚礼了吗??嗯??等等??这代表着什么??好像事态很严重啊。
  然后教父来了,还有基友他爸。教父说,新郎是谁,基友指了指我,他又问我什么名字,基友大声说:罗汪汪!于是教父和她爸都用疑惑和这家伙搞什么的眼神看向我,我赶紧说出了我的真名。
  我在过程中就越来越觉得大不妙,特别是还有人来围观,我就在想完蛋了这tm真的要结婚啊,这和我开始想的不一样啊,等等难道还有婚车?还要喜糖??为什么我这么慌,我有结婚恐惧症吗??
  这时基友她爸问了一些基本问题,我自以为温和地回答过去了。
 
最后室友敲门,吓得我“蹬”得一下从床铺上坐起来,惊神未定。

我的妈,太可怕了。
 

评论(2)

热度(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