浮云一别

一个窝,摸摸鱼,写点给自己的东西

毫无逻辑与剧情的维勇的梦

我和尤里奥是维勇的孩子,对没错就是这样,他们想要出去旅游,但是家里养了6条小蜥蜴,勇利说他上次把它们放在一个有小景观山模型的透明小箱子里,在箱子里倒上水,结果有两条淹死了。

维克托问他你装了多少水,勇利把水倒进箱子,差不多只剩山的平顶了,然后勇利很可爱地做了一个q版的"完成啦!"的表情。维克托无奈啊,把水慢慢杳掉,杳了一半,勇利趴在箱子前问可以了吗,维克托说还没,然后把水杳倒刚好露出假山第二个断片平台的边缘,我拿手进去摇了摇,水很浅了。

接着外面有个用瓶子做的装蜥蜴的东西,在瓶身挖个口让蜥蜴进去,给瓶子倒上水。维克托又怪勇利给瓶子装太多水并把水倒了一些。

结果两个人因为这点小事吵了起来,七嘴八舌间听见维克托在指责勇利太缺乏自信。最后勇利跑到了阳台上,又跑出门了,维克托沉默地收拾着东西,旅游吹了。

  中间我曾跑出去搭校车逛了一圈,回来的时候维克托还在收拾。这时尤里奥突然收到了勇利的电话,勇利急切地对尤里奥说了什么,我听不清,盯着尤里奥,尤里奥听完了告诉我勇利在图书馆,图书馆被搞事分子袭击了。

我听完急得很,催促维克托开车去搭救,他居然无动于衷地喊我先去换好衣服,等我出来问尤里奥怎么样了,尤里奥说勇利那边已经没事了,好像是有恐怖袭击针对勇利去的,已经平定了。

没能看维克托去成有种微妙地遗憾……。

评论(5)

热度(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