浮云一别

一个窝,摸摸鱼,写点给自己的东西

一个我忽男忽女忽狗的梦,超长,记得好累

我去上学,上学第一天要和同伴一起关在
一个狭窄的地方,非常令人不舒服,但我挨过来了。第二天和小伙伴一起去街道溜达,想找一个冰淇淋专卖店,晃来晃去也找不到一个好的,有的是破旧的盐水冰棒小卖部,有的是餐厅混杂着卖冰淇淋。

之后我转学去了另一个地方,也是依照惯例,大家都被关了起来。关起来的门有两层,最外面的一层需要密码锁。有一个人和我一起,这时她是我的孪生,是我的分身,和我长得一模一样,只是比我小一些。

这个狭窄的地方有一堆大约3米高的沙堆,同班的伙伴们坐在上面聊天,玩闹,他们十分友好地跟我们搭话,我感到很亲切。

有一个在沙堆顶部最平坦的地方的人自己滚了下来,我用脚把他身下的沙堆踢了个小窟窿,发现里面已经被人镂空了,有两个人在里面静静地玩手机,心想怪不得他要下来,再最头上可能会塌陷。

到了晚上,有人给我们送了饭,到深夜大家都睡着了。我站在门前,心里烦躁万分,铁栏外就是城市美丽的夜景,为什么我非要被关在这里不可?想要出去的冲动在心口喷薄欲出,我要出去!

我轻轻打开了第一道门,第二道们上出现了密码空,我不知道密码的数字,开始瞎猜,但是都不对。眼看着这是就这一道门了,我越来越紧张,生怕有同学醒来阻止我,伤害我。突然,我的手碰到了门上触屏的一行文字的地方,门居然就这么开了。

我激动紧张到了极点,一把推开门就要出去,门打开不知道撞到哪了,发出一连串咯啦咯啦金属的声音,我一惊,心里觉得大事不妙,不等我完全探出身去,一个矮个子就出现在我身后,他一副要和我拼命的模样使劲推门,他的力气很大,我几乎要要被推出去,于是赶紧使劲抵住门抽空钻了出去。

矮个子被堵在门里,我松了一口气,马上又绷紧神经,松开一点门让我的那个伙伴出来,心里知道矮个子很可能在她出门的瞬间破门而出。果不其然小伙伴出来以后等不及门关上,他又暴怒着冲了过来,手里拿着一把剪刀,小伙伴背对着他,他就把手探出栏杆够着去剪伙伴的发尾。

我用身体死死抵住门才勉强不让他把门顶开,我脚底下发滑,快无法站稳。我着急,心想把门关死他就无法打开密码出来了,来不及顾虑就把手按在了门的栏杆,加上了胳膊的力气,门才有关上的可能。矮个子手里拿着剪刀,想也不想就朝我的手掌剪过来,刀锋陷入我的手背,我一时无法脱手,也不能脱手,我用劲吃奶的力气去压门。门慢慢向里关去,剪刀也吃得我紧紧的,矮个子用力扣着剪刀,我担心剪刀会不会把我手掌一刀剪断了,努力抽另一只手去扳他握剪刀的手指。

就这样咬牙对峙着,门锁一点点几乎要扣上了,矮个子也知道了当下的状况,有放松的趋势,我急忙把被剪着的手抽出来一点,只留手指扣在栏杆上,那可恶的矮个子又来剪我食指,手指可比手掌薄多了,我觉得那一点指尖几乎一下就要被他剪断了,好在这时门已经被我关上,我挣扎着脱出了手指,快速向后倒退远离了那扇门,看着越来越小的门,我全身都放松了下来,心里卸了一大块包袱,看着手,也只是手指和手背各有一道剪痕而已,大概3毫米深,没有流血。

我和伙伴迫不及待地向远处的河走去,那一片是和城堡一般的大厦,大厦彩色的灯光在深夜安静又华丽,它闪了闪,好像要熄灭,因为毕竟已经是深夜了,于是我们向河边走去,

 
比起河用湖来说更合适,湖里有连成小片的荷叶,青蛙蹬直了腿在水里游,这时我和小伙伴都是男生,他不知道有没有说什么,我自觉地飞起来,飞到湖的上空,我像鸟一样快速向前冲着,有薄薄的云从我手臂旁掠过,我感觉自己越来越快,从上空俯视着湖,我决定飞低一些,于是我离开云层来到水面,生物,植物都穿梭我的身边,很是清爽。同伴告诉我我现在和鹰一样快,我一边惊讶,一边担心会不会撞到鸟,说着我的面前就出现了鹰,飞着的,停着的,我小心地避开它们,有点害怕。

第二天开学了,我搬进小客厅似的寝室,想着躲不掉那个凶恶的矮个子了,想着应对办法,矮个子就已经出现在我寝室门口。我智取了矮个子。不想多写这些,麻烦。

最后有个俯视的视角,大家都是一群狗,我的角色好像是比格犬,小伙伴是德国牧羊犬,此时成了cp一般的存在,比格犬太调皮,跑向了镜头的方向不见了,警犬四处走动找了一会他,最后也朝着它的方向走掉了。

评论

热度(4)